蔓蔓青萝

磕椰奶的奶粉 喜欢天官,高举花怜大旗

致姗姗来迟的你(Ming & Kit)

遇见是无数次擦肩积累的心动

白逗珂基:



 @鱼丸嘿  送给你啦~~~




阿肆 & 林宥嘉 — 致姗姗来迟的你




这篇是我听着这首特别喜欢的歌写出来的,就是一个不断擦肩而过又最后相遇的美好故事,满足了我对缘分的所有想象,愿你喜欢~~~








我不介意你慢动作,也不介意这次先擦肩而过。


某天我们总会遇到对方然后说,原来是你噢!


 


 


Ming听着广播匆匆赶到失物招领台,不小心和一个人擦肩撞上。


“对不起!”Ming顾不上停留,所幸对方也没有追究。


Ming接过招领台工作人员递来的钱包,急忙打开。


证件、票据、现金和银行卡一样不缺,Ming这才松了口气。


“请问,能告诉我这是谁送来的吗?我想当面谢谢他。”


“是一个男生,叫Kit,你进来前他才刚走。”


难道是自己刚才不小心撞上的那个人?


“不过他有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,你需要吗?”


Ming点点头,等忙完了这段,一定要当面谢谢他。


 


几个小时的延误,飞机终于搭桥靠港。


坐在最后一排的Ming,看着前面人走得差不多了,这才从座位上站起来向舱口走去。


走过中间某排,他余光一扫,发现了座位上一个黑色的男士手包。


他四下看了看,机舱已空,看来是某个乘客拉下的。


“先生,有什么问题吗?”一个空姐走了过来。


    “这个包好像是谁不小心落在了飞机上的。”


那名空姐接过了包,简单看了看外观便拉开了拉链。


“请问先生,您认识一名叫Kit的男士吗?”


“Kit?”Ming在脑海中搜索了一番,除了那名拾金不昧的男生,自己好像并不认识什么叫Kit的人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向空姐借来了那人的证件。


照片上的男人,皮肤看着挺白,短短的头发,秀气的五官,最吸引人的是那两个深陷的酒窝。这是一个挺好看的男生,以证件照的角度来说,这也是张难得不错的证件照。


“对不起,我并不认识这位先生。”


到达层大厅,Ming低头看着事先安排的接车信息,突然一个奔跑的身影撞了上来,让他身形不稳地晃了晃。
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这会有点急事,不好意思了!”那人的声音很是清亮,没等Ming反应过来又匆匆跑远,只在他鼻端留下一丝淡淡的柑橘香气。


走出没几步,Ming突然反应过来,刚刚那个柑橘香男生的脸好像和证件照上的那张一模一样!


Ming不由得失笑地摇了摇头,这个世界还真是小。


 


因着连续出差的疲乏,Ming在好不容易得以喘息的周六早晨,让自己放纵地睡到了自然醒。


在简单的洗漱和早餐后,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两个街口以外的咖啡书屋。


“Ming,不是我不帮你留,可你比约定的日子晚来了一周,而且昨天那个男生真的特别想要,我根本拒绝不了那个楚楚可怜的哀求眼神。”书屋老板Forth无奈地解释道。


“哎,我也是没办法,这两周一直出差,昨天晚上才刚刚回来。”Ming叹了口气,“这书还会再进吗?”


Forth抱歉地看着他,摇了摇头,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赶紧拿出了一张名片:“我昨天卖给他之前有特地解释过情况,他说,如果你想要看的话,直接联系他,他可以借给你。”


这么善解人意?


Ming接过名片一看,Kit Kerdthongtavee,这个名字,难道是昨天飞机上丢失手包的那个男生?


这个世界,还真是很小啊。


Ming看着名片上的电话号码,隐隐有些眼熟,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儿看过,正有些出神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他的老铁God。


“喂,Ming,赶紧过来帮我搬家。”


 


God和小男友Yo交往多年,一直没取得Yo家里的同意,这些年很是攻坚作战了一番,终于在最近获得了二老的认可,也在二老的默许下打算正式和Yo住在一起,虽说这些年两人该做的不该做的早就做了个遍。


“我这一回来你就搞突然袭击,也太快了吧。”


“没办法,他爸妈突然说过两天要来家里吃饭,再不搬就来不及了。”


Ming看着一脸幸福的老铁,很是替他高兴。


拍拍God的肩膀,Ming深吸了口气,和他一块抬起了柜子。


“本来Yo的表哥Kit也要一块帮忙的,刚刚他还在这儿呢,谁知就在你来之前,他被一个电话叫走了,说是工作上临时有点事,不然我也不至于劳您大驾不是,兄弟也知道你最近出差辛苦。”


“是兄弟就别说这些了!”不过,又是Kit,最近自己还真是不停遇见叫Kit的人,“Yo那个表哥就是之前帮你们通风报信的那个?”


“没错,为人特别讲义气,还和你一样是个书迷。”说到这,God的眼神突然暧昧了起来,“他也是个弯的,长得挺不错,白白净净,是你喜欢的类型。最重要的是,他也是单身。怎么样,要不要给你介绍下?”


“我说你什么时候改行当红娘了?”Ming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,“我最近事儿多,没空考虑这些。”


这一搬就搬到了下午,等一切终于搞定,God拉住了正要离开的Ming。


“留下来一块吃个饭呗?”


“不了,我得回我爸妈那儿待会,不然他们又得念叨我不孝了。再说了,”Ming环顾了下这一屋子箱子家具的杂乱,“你这收拾起来也是个大工程,就别折腾了,咱们之间不需要。”


God感动地一拍Ming的肩膀:“那行,等我这收拾好了再请你过来吃饭!”


 


日头偏西,天色已经有些暗了。


Ming走出小区门口没几步,就和一个男人擦肩而过。


那男人身上有着淡淡的柑橘香,惹得Ming不自觉回头注目了片刻,却又失笑着转回了头,自己真是魔怔了,哪那么容易又碰到呢?


他想起那个号码,不自觉摸索着找起手机,却在找了一通后发现,他把手机落在了God他们家。


得儿,只能再回去了,自己最近这丢三落四的毛病可真够要命的!


 


几下轻敲,开门的却不是God。


Ming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张白净清秀的小脸,那脸颊上有着两个大大的酒窝,正对着他微笑:“你好,我是Yo的表哥Kit,你一定是Ming吧。”


Ming下意识点了点头。


这世界,真是小得太美好了!


Ming正打算开口说点什么,就见那两个大酒窝迅速变成了小巧的梨涡,Kit睁大着眼睛上下打量他一番,然后激动地说:“我认得你!你前几周是不是在暹罗广场丢了个钱包?”


相同的名字,眼熟的号码,熟悉的柑橘香,无数过往的擦肩而过牵丝成线,终于结成了此时的有幸遇见。


在Kit发亮的眸光中,Ming摆出自己最帅气的姿势勾唇一笑:“Kit,你昨天新买的那本初版《S》,能借我看一下吗?”


 


原来我所有的丢三落四,都是为了遇见姗姗来迟的你。





评论

热度(2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