蔓蔓青萝

磕椰奶的奶粉 喜欢天官,高举花怜大旗

【MK】(一发完)水晶鞋

吃糖吗?坚决要吃啊,还必须吃椰奶糖😂😂😂

天生一对:

我一早醒来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。
依旧是乱七八糟的设定。
来源于kim为cop穿鞋的小视频。
看到有人说那个画面像是王子为灰姑娘穿水晶鞋。
但是Kit肯定不会是灰姑娘,就让Ming当个倒追王子吧。


*****


王子拿着水晶鞋来的时候,Kit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。


一切都要和前几天那个该死的舞会说起。


他对王子挑选未婚妻的事情根本就不关心,一点都不想去,最后被自己的哥哥姐姐硬拖着去了。


Kit与世无争地坐在角落里,一边吃东西一边想这舞会什么时候结束


真的好想回家。


突然就有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。


“能请你跳个舞吗?”


Kit很清楚角落里方圆五米只有他一个人。所以这句邀请肯定是冲着他说的。


“没兴趣。”


Kit不知好歹地回应了一句,然后就听到有人叱责他,“王子的邀请你居然敢拒绝!”


他正想继续不知好歹地说“拒绝怎么了”,理智告诉他冲撞王子没有什么好下场,于是就想着站起来,礼貌地谢绝。


不过他抬眼看向王子的脸,整个人就呆住了。


不愧是王子啊,长得就是好看。


还没有能回过神,Kit就已经被王子拉到了舞池边缘。


跳了五步,踩了王子的脚两次。其中有一次是故意的。


“不会跳吗?”Ming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人。


原本,他觉得这次舞会没有任何意义,完全就是浪费时间。他站在上面,扫了一眼,没有看到一个让他满意的人。


就在他准备偷偷溜走撤退的时候,看到了那个坐在角落里,嘴里塞得跟小松鼠一样的人。


好像是和他一样对这场舞会并不享受的人。


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,那个人抿起嘴唇,嘴角的深坑吸引了Ming的注意力。


是酒窝啊。


好深的酒窝。


看起来就很甜的样子。


很想尝一口。


“王子?”侍从还没有反应过来,Ming已经从楼上迅速跑到了楼下,穿过人群走到了角落里,将那个自以为与世无争的人扯到了舞池边。


“不会。”Kit几乎是在用理直气壮的语气说话,他想这样王子应该就会放过他了。


“我教你。”温柔的声音落在耳边,Kit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就加速了。


不同于刚才害怕得罪王子的恐慌,这次似乎更像是心慌意乱。


这下他更想逃走了,脚步变得完全不受控制,一不小心把自己绊倒,整个人都跌进了Ming的怀里。


他还以为自己能被接住的,结果却是两个人一起跌在地上。


Kit想着对方应该会松手,好让他站起来,这样就不用压着尊贵的王子殿下了,但是这个人不但没有放手,好像还……搂得更紧了一点?


好在王子的侍从并没有什么眼力见儿,他走过来将Kit拉开,然后把Ming扶了起来。


此刻,舞会已经接近尾声了,Kit转过身迅速混进人群往外走,走出皇宫的时候,他长长松了口气,然后就听到——
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了。


他没有回答,径直往前面走去,假装自己没有听到。


大长腿就是不一样,几步就到了他面前,“不好意思说吗?不用这么害羞的。”


“羞你大爷!”Kit咬牙切齿。


“你会来舞会,不就是想要成为我的未婚妻吗?”Ming当然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是这么想的了,要不然怎么会一点兴致都没有。


但是谁让他出现了呢?如果他没有出现,自己没有看到,也就算了。


既然他都出现了,哪里还有让他逃跑的道理?


“王子殿下,你转身随便问一个人,都比我乐意一万倍。”Kit觉得自己那个时候就应该负隅顽抗不来这里的,现在好像说什么都晚了。


“但是我只想问你。”Ming说得很认真,认真到自己都惊讶。


为什么对一个才见面不久的人会有这种感觉?Ming不知道。他只知道自己不想让他走。


Kit愣了一下。


舞会上那么那么多人,他藏在角落里应该是最不容易被注意的。王子却穿过人群走到了他面前。


这难道不是一种命中注定?


可对方是王子,并不是普通人。


所以他的心里才会有顾虑。


“我该走了。”Kit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。或许是因为他的心不想说谎吧。


“连名字也不愿意说吗?”Ming委屈巴巴地看着这个一心只想逃走的人。


“舞会还有两天,王子殿下一定能找到心仪的人。”Kit丢下这句话就跑了。


Ming没有追上去。以他的身份,想要知道这个人是谁太容易了。


可是要将他拐到自己身边,好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
要想个好办法才是。


回家以后,Kit有好几天都心神不宁。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张帅气迷人的脸,他的心……好像已经陷落了。


后面两天的舞会取消了,但是皇宫里没有传出任何消息。


直到第五天,Kit听到Keang说,王子拿着水晶鞋出来找他心仪的人了。


水晶鞋?


Kit听得一脸懵,这是什么操作?


“王子说,他在第一天的舞会上就遇见了喜欢的人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跑掉了,还掉了一只水晶鞋。王子现在在找能穿上那只鞋子的人。”Keang说话的时候都没有能藏住自己嘴角的笑意。


是啊,正常人都知道这有多蠢了。


神他妈水晶鞋!


王子该不会是个傻子吧?


“你好像从舞会回来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的,发生了什么吗?”Keang终于知道要关心他一句了?


当初架着他去舞会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的脸色。


“没事。就是在舞会上吃撑了。”Kit回答,然后他一个翻身把自己埋进了枕头里。


没有想到王子居然这么快就拿着水晶鞋到他家来了。


Kit想要逃跑,但是没有成功。


当然又是因为“专业坑弟三十年的哥哥”Keang.


“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?”Kit欲哭无泪。


“是。所以才要这么做。”Keang回答。


虽然Kit早就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但是他在看到Ming和水晶鞋一起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,心里还是“咯噔”了好多下。


被Keang按到椅子上坐下,Kit看着Ming一步步走过来,半跪在他面前,温柔地为他脱下脚上的鞋,然后将那只水晶鞋套在了他脚上。


严丝合缝。完美契合。


“你就是我要找的人。”Ming愉快地宣布,然后对着Kit眨了眨眼睛。


Kit想要控制自己的嘴角,但是若隐若现的酒窝已经出卖他了。


后来Kit才知道,那只水晶鞋果然是在Keang的友情协助下,根据他的脚型定做的。当然就只有他一个人能完美契合了。


可是知道这些也没用了。


他已经是Ming的王妃了。

评论

热度(2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