蔓蔓青萝

磕椰奶的奶粉 喜欢天官,高举花怜大旗

小挂件儿 /Ming&kit/Forth&Beam/一发完/

可爱ớ ₃ờớ ₃ờớ ₃ờ

高尾和树:

*






    灵感/配图来自于@芝士咸鱼 我厂!!!




    真得太鸡儿可爱了!!!大家快去@芝士咸鱼 那里打call!!!


  


    


    华灯初上,车水马龙,Moons商场每季度一次的大酬宾又结束了。


    橱窗中的展品被抢得七七八八,空余两个被孤零零搁置在那里。


    一个被摆在台子上,另一个嘛,就惨了点,被帽子上的小勾勾挂在架子上。


    橱窗外万家灯火,橱窗内的两个小东西站在那里与不夜城对望。




    如果你趴在橱窗上仔细听……




    “喂!teetee,商场酬宾结束了吗?”挂在架子上的copter眼珠滴溜溜乱转,“快,你打我一下,我要看看商场还有没有人。”




    “copter,你安分一点,现在还不是我们动的时候。”tee左右瞧了瞧,趁没人注意,抬起脚踢了copter一下。


    挂在架子上的小东西转了角度,又惯性转回来,“tee!还有十分钟就打烊了!怎么还没有人来买我们呀QAQ!”


    “憋吵吵了,你悬在那儿好几年了,帽子上的灰都能推雪人了吧?也没把腿给抻长,现在的人都喜欢大长腿,你这短腿能有市场?”


    “敲里吗滴!你抬了那么久的头,双下巴还没下去。现在的人都喜欢瘦的,你胖成这样拖累我也卖不出去!”


    “想在架子上托马斯全旋到明天早上?”tee作势捉住copter的脚把他往上掀。


    Copter不服输地蹬腿,试图把自己荡起来踹tee的屁股。


    “嘘嘘嘘——快停下,有人来了。”


    橱窗内的一切归于平静,路过的一对情侣趴在橱窗前左看右看,两个挂件儿一个卖力地笑着,一个端庄地站着。


    “亲爱的,想买吗?”




    “emmm左边这个怎么有腿毛啊?右边这个笑得好变态啊…我们还是走吧。”


    女孩拉着男孩走了,商场里的最后一盏灯也被熄灭。灯火阑珊,整座城市彻底进入休憩状态。


    “tee,不会有人来了吧?快放我下来QAQ我脖子好酸。”


    Tee泄气地从展台上跳下来,活动活动筋骨,踮起脚尖去够copter帽子上的小勾勾。




    “喂copter!你今天怎么被挂得那么高啊,我够不到啦。”


    “你也要用力啊。”


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又胖了!”
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copter总算下来了,两个小东西摔作一团,颓丧地坐在地上。


    “已经好几年了,还是没有人买我们。”copter用手撑住下巴一脸愁苦。




    “唉,难道我们的命运是注定相依为gay?”tee浓眉紧蹙,眼神空洞,“我的眉眼这么好看,居然只在意我的腿毛。”


    “我笑得那么卖力,居然说我变态,我牙都笑凉了。”


    “你那笑是挺变态。”




    “你的‘毛裤’挺保暖吧?”

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


    “你说…是不是因为我们卖得太贵了?”




    Tee翻着白眼冲copter撅起屁股,嫌弃地扫上面的灰,copter定睛一看,屁股口袋上赫然露出“标价五泰铢”几个大字。




    Copter尬笑两声,tee拂了拂手给出致命一击,“今天全部商品还打一折呢。”




    于是两个小家伙抱着腿靠坐在一起,望着外面世界的漫漫长夜。




    “嗨,别灰心,这不是我们最惨的一次,不是吗?你记不记得上次,有一伙人来抢劫,把这玻璃都砸破了。”




    “是啊…那伙人把所有东西都卷跑了,连地下的塑料泡沫都划拉划拉装起来了,也没拿咱俩。”




    “对对对,还有那次,咱们十个挂件儿一起……”




    “什么十个啊,是八个。”




    “嗷嗷嗷,对对,我想起来了。后来来了仨人,一人拿走俩,又单闲出来咱们。”


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说……”




    两个人灰头土脸地抱头痛哭,突然听见“扑通”一声。




    循声望去,一个清秀高瘦的男生一脸惊恐地坐在地上,指着橱窗,抖抖擞擞地往后退,“学长!这俩娃娃废废废废动!!!”




    很快转角处又走出来一个身材匀称修长的男生,正拿着手机拍夜景,“哪儿动了?你今天也没喝几瓶啊,这就神智不清了?”




    Tae一脸鄙夷地看着kimmon,又看了眼橱窗,两个小娃娃蹲在地上,抱在一起。





    “tee,怎么办?我们被发现了。”




    “老规矩,吓走他们!”




    “你说话怎么怪怪的咩?”有两个好看酒窝的小东西把脸挤在橱窗上,冲kimmon做了个鬼脸。




    Kimmon快要哭出来,冲过去抱住tae大腿,“学长!我没骗你吧!他们真的废动!( TДT)!”




    “嗷,他刚拔完牙。”tae倒是显得很淡定,第一时间把手机横过来,一脸认真,“这种得拍下来。”一边拍一边弯腰,小声冲tee say hello。




    “拔牙?门牙吗?”tee露出嘲笑的表情笑弯了腰。





    这个姿势好!Tae又蹲下来拍了两张。




    一番询问下来,原来tae和kimmon是工学院的学长和学弟,这是刚从酒吧出来。




    “那你们又是谁?”




    “我们是挂…”




    “咳咳,”tee把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两声打断copter,“我们是Moons商场的财神爷,负责保佑Moons生意兴隆财源滚滚。”




    “学长,他们说得没错。我想起来了,这俩娃娃已经在摆在这儿好几年了。我记得有一年Moons商场被抢劫,别的东西都丢了,就这俩娃娃没丢。”


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他们确实是神仙。”




    两个男人认真的神情让两个小东西一阵心虚,copter把手背过去又开口,“我们厌倦了这样的生活,打算到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的世界体验人生疾苦。你们愿意带我们走吗?”




    Kimmon看了眼橱窗,copter两个大酒窝若隐若现,带着一顶针织帽,露出短短的手臂和小腿。




    Tae看见手机屏幕里,tee站在原地冲着他的镜头45度角wink。





    工学院的学长学弟互相看了一眼,决定买走他们。




    “太好啦!那你们明天一早就要来商店买我们哦!一个人5000泰铢。”




    终于有人要买他们了,工学院二人组走后,tee和copter开心地尬舞到清晨。




    “唔,teetee,我该回去了。”


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tee抱起copter的小腿,把copter往上举,copter动了动脑袋,就又被小勾勾重新挂到了架子上。




    Tee也乖乖地站回台子。




    两个小东西美滋滋地等待几个小时后工学院二人组来买走自己。


    后来,连Moons的保安都知道那天有两个傻子一人带着5000泰铢说要买走财神爷,结果只花了5泰铢买走了滞销好几年的破挂件儿,走的时候还喜气洋洋地以为自己省了4995泰铢。




    但是kimmon和tae各自带走copter和tee之后,两个小挂件都不会动了,两人用尽了办法,小东西还是一动不动。




    智商欠费的两个人约在日料店共商此事,两个人面对面正襟危坐。




    “学长。” “学弟。”




    “你的动了吗?” “没有,你的呢?”


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“ “那怎么办?”


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先吃点东西?” “我同意,先来十份三文鱼!”




    “什么!三文鱼?”趴在tae手机旁边的tee一听到“三文鱼”尖叫着跳起来,“哪儿呢哪儿呢?”


    以前在橱窗里就听见路过的人说,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就是三文鱼,搞得tee每次做梦都要梦见它,今天终于能吃到了。




    “tee…你会动了…”forth不可置信地戳了戳tee的肚子。




    “老tae!你真的很老很过分!居然把我拴在手机上,大材小用,老土!”




    “kimmon更过分!把我拴在书包上!”奶气的声音闷闷地从kimmon身后传来,kimmon赶紧把copter拆下来,一并放在桌子上。




    “copter…你怎么也突然会动了…”




    “我刚才就能动了,在后面拼命踢你你都没反应,我还想去逛刚路过的那家鞋店呢。”




    工学院二人组觉得这世界真是玄幻了,他们居然花5泰铢捡到两个活蹦乱跳的小挂件儿。




    “嗷,tee,你不是说你们要5000泰铢吗,怎么最后变成5泰铢?”




    “那是…那是……”




    “那是首付!”copter躺在桌子上翘二郎腿,“剩下的钱要给我们买鞋子和三文鱼。”
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
    “copter,你的脸怎么红了?”




    “还不是kimmon,每天都要戳我的酒窝,你帮我看看我有没有起痘痘。”




    “老tae更讨厌,天天用小梳子梳我的腿毛,搞得我好痒哦。”
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
fin。
    
    



评论

热度(40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