蔓蔓青萝

磕椰奶的奶粉 喜欢天官,高举花怜大旗

【Forth Beam】时光正好

走过你经过的路,我还在等你

透🌴:

@白逗珂基 点梗🙈 郁可唯的《时光正好》希望你满意🙈
甜//平淡如水//一发完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一个人走,会走的很快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合上日记本,beam在本子的最后一页写下这句话,戴着耳机倚在树干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来法国的第二年,尽管每天只记录一句话,甚至有时候只是写个日期,厚厚的日记本也宣告使命完成,寿终正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撇撇嘴合上日记本,把它装进书包的一瞬间,一张淡蓝色的信纸从夹页里掉出来,落在绿色的草地上,刺激着beam的视网膜。


      
原来自己还没扔掉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
抬手捡起信纸打开,对折的痕迹将中间的一行字磨得几乎看不清。


        
即使看过千万遍,即使自己把它扔进垃圾桶很多次,却还是每次都灰头土脸的翻着垃圾桶把它找回来,夹在日记本里,两年里一直如此反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「亲爱的beam,你好,我喜欢你。」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高中时候昏昏欲睡的数学课,伴随着橘子汽水的味道,一封情书被夹在beam的书里。没有过多华丽的词藻,不是多值得夸耀的完美字体,却还是击中了荷尔蒙躁动的beam。


       
好好的把情书收好,beam虽是激动,却也没告诉任何人,只是把它收在书包内层里,当做什么都没发生。


       
因为一道怎么也解不出的数学题被老师留下来“开小灶”,直到天黑透了beam才被释放,打着书包里找出来的应急小手电跑到车棚,把自行车推出来看也没看就急吼吼的就往外骑,还没走出两块地砖的距离就趴在了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车胎被扎了。


       
beam坐在地上有点绝望,这个时间点不会再有哪位同学还留在这里的,更别说把自己送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
活动了一下脚腕发现没有那么强烈的疼痛,beam扶着地打算站起来,却被温柔的询问声打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beam?你怎么了?”紧接着是有力的手臂穿过自己的腋下,后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,beam直接被高自己一头的人从地上拖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鼻尖萦绕着熟悉的皂角香气,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。


       
“forth?你怎么还没回家?”beam没有挣脱开forth,就那么任他像抱着大号布偶娃娃那样抱着自己,让人觉得安全。


      
没错,这是他的秘密。


       
“有道数学题怎么也不会,就留下来找老师问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“还能有你不会的?”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beam没有戳破forth话里的漏洞,明明都是一个数学老师,自己怎么不见有人去问问题?


       
“脚扭了啊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forth没回答beam的问题,把自己的自行车支好扶着beam坐在后座上,感受到一只手拽住自己衣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扶稳了”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微凉的夜风打在两个人脸上,暗恋的人心里总是打着许多小九九,beam抬头看着forth比自己宽阔不少的背影,轻轻的贴了上去。虽然自己并没有碰到forth,但影子里的两个人却如同情侣般亲昵的靠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一个急刹车,盯着影子出神的beam没反应过来一头撞在forth健壮的后背上,痛呼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不好意思啊beam,前面有个坎。”forth语气里满是歉意,听的beam也不好说什么,心虚的转移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“你知道吗,我今天收到了情书!”


      
“哦?写的什么啊?我家beam现在都这么受欢迎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
“我一直都很受欢迎好吗!”「我家」两个字狠狠戳中了beam的少男心,嘴角勾起一个笑,语气里都带上了洋洋得意。


       
“就一句喜欢我,没说别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

轻飘飘的一句话没有得到回应,beam有点别扭的撇了撇嘴,没看见骑车的人勾起的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“你的情书?蓝色那个?”pha听见beam跟自己说了以后就瞪大了眼睛“那不是forth的恶作剧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pha这一句话打的beam措手不及,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那封情书是forth送的,所以他到底该哭还是该笑?


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那天打球我回来接水,看见forth蹑手蹑脚的往你书里塞了一张蓝色的纸,然后跟个傻子似的笑着往外走,差点撞我身上。”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pha的话一直在beam脑子里盘旋,捏着那张蓝色的彩纸在forth班级门口来回踱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喜欢?还是捉弄?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“beam”


       
情书的主人突然站在了beam面前,forth看着矮自己一点的人捏着自己的情书双目失神,没忍住抬手捏了捏beam的太阳穴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pha都告诉你了?”


      
beam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人,总觉得双眼对不上焦距,看不真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“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就不遮掩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forth笑着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
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
“你恶作剧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
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,beam反应过来看着forth一秒垮塌的脸,才意识到自己经历了什么,而自己又说了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诶诶你说认真的?”小爪子抓住forth的衬衣袖子,两眼放光的样子像是街角那只看见肉的流浪猫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想摸。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forth也的确没管住自己的手,把beam圈在了怀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毕业分手季,他俩也没能熬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
“beam,我要去法国了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那咱们……”


“再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beam转身干净利落,连头都没回,仿佛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这段感情里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beam!”


      
脚步顿住,beam还是没有转过头,他不想自己哭的样子被看见,或许这就是可怜的自尊心在作祟,明明回头就可以继续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“……谢谢你陪我的这些日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车轮的声音渐行渐远,beam终于还是没忍住,蹲在地上哭出了声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四年之后,他故意错过了forth的航班,在forth前脚刚踏上泰国土地的时候,后脚就坐在了飞往法国的航班。


        
人生没有那么多巧合,有也是自己营造的。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
漫步到充满涂鸦的小巷子,再往前走就是自己常去的那座小桥。平日本无心留意涂鸦墙的beam今天突然被一行泰语吸引了视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「你不来,我不老。」
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言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早就不信这些的beam嗤笑一声抬脚往前走。手里还紧紧抓着那封情书。
撕碎扔到河里,不罚钱吧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夕阳映在波光潋滟的水面上,beam突然就有点不忍心破坏环境,已经掏出来的情书又被塞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还是哪天烧了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他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心里的那点不舍。


       
靠在桥头发呆的他,没注意到那个站在桥尾看他发呆而发呆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「我爱你」


         
涂鸦墙上又多了一句泰语,紧挨着前两天看见的那句话,小而抓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「我想你」


「我等你」


「我来找你」


        
涂鸦墙上的泰语一天天多了起来,让beam想不注意都难,更让他难以忽视的,是站在桥头的那个背影。


     
即使四年未见,记忆却依旧清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
“beam。”
 
       
站在桥头的人迈着大长腿向自己走过来。白色高领衫,烟熏色风衣,头发霸气的抓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成熟了,眼里的热忱却没有变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抬脚离开是beam的第一反应,手腕却被人紧紧抓住,带出来了那张一直被beam装在口袋里的情书,掉落在两人脚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forth弯腰把那张纸片捡起来,手一直紧紧抓着beam的手腕,像是怕他会逃跑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“我爱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眼睛里是满满的坚定,时隔六年,这份青涩的喜欢在经历了四年的空白期后沉淀成了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“这么久了,你后悔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
不是问句。beam任forth火热的手掌抓着自己的手腕,没有挣开,一如六年前被抱起来那样乖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不后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嘴唇被另一片柔软的触感贴上,forth扶着beam的头,加深了这个亲吻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
看见forth的一瞬间,beam就扔掉了自己所有的伪装。还是想他爱他,无法割舍。
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“在分别的那天,我躲在墙角,你蹲在地上哭了多久,我就说了多久的我爱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forth紧紧牵着beam的手在河边散步,讲述着自己这些年过得有多辛苦,说到有趣的地方还会轻轻的笑出来,温柔似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

“对不起啊beam,虽然说着不后悔,但缺席了你人生中的四年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话还没说完就被beam抬手捂住了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“我不是也放的干干脆脆么,既然都有过失,就不要道歉,人生还有那么久,区区四年算什么”捂住自己嘴的手慢慢松开,forth看见了beam眼睛里的星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就当是为了更好的遇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
一个人走,也许会走的很快。


但两个人走,会走的很远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beam在日记本最下方的空白处补上了这句话,连同那封一直没被销毁的情书,装在盒子里,埋在树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时光正好,我们的爱,不早不晚,不多不少。
         


end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ps:总觉得自己意思没表述清楚_(:з)∠)_
beam之所以会在四年之后坦然接受forth就是因为他觉得两个人都成熟了,既然还相爱就别再扭扭捏捏浪费时间,现在在一起也不晚。
以及forth这四年并不算是负了beam,毕竟阅历多了才成熟稳重起来,对待感情也和以前不一样。
完了,语死早🔫
最近爱上大空格了

评论

热度(234)